拯救世界的XX

第二章目标!熬过十年服役期!

“所以我刚刚应该没有露出破绽吧……?”
  
  林青山一边苦恼地忍不住想挠头,一边离开后勤整备部长亚纳海姆·格林上校的办公室,向自己所属的符文整备科走去。刚刚就在他发表完那一番感人肺腑,信念坚定的心路历程之后,格林上校的脸上似乎闪过了一丝奇怪的微笑。但那表情实在是太过细微,本来就因为睁着眼睛说瞎话而神经紧绷的林青山自己也没法确定,到底是不是他因为过度紧张而看花了眼。
  
  “总而言之……先去报到再说吧,都已经正式入伍了,以联邦军最近这些年对神火教的严打,那帮神神叨叨的家伙应该是暂时威胁不到我了。”
  
  想到这里,林青山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
  “——林青山少尉,我代表阿尔克马尔星门港卫戍部队后勤整备部符文整备科全体同僚欢迎你的到来。”
  
  符文整备科的科长房山上尉是个略有些矮胖的中年男人,外表看起来稍显笨拙,讲起话来却语速飞快。
  
  他放下向林青山回敬军礼的右手,便示意林青山跟上自己向办公室外走去。
  
  “你有所不知,三个月以前,离阿尔克马尔星门最近的一颗恒星【AT-14】发生了一次超大规模的耀斑爆发,其抛射出来的大量能量和物质引起了相当程度的空间扰流,导致星门在长达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被迫关闭,无法用于任何长短途的空间跳跃。”
  
  这位胖胖的房山上尉出乎意料的是个超级行动派,他一边介绍着当前的情况,一边带林青山直接走出了后勤整备部办公大楼,一副要让林青山毫无耽搁,即刻上岗的样子。直到两人乘上基地内的无人驾驶地面穿梭车时,房山才好似回过神来一般说道:“奥,你的办公桌就在我座位的左侧,如果你刚刚来报道的时候注意到了的话。”
  
  “原来你还记得啊……”
  
  林青山忍不住在心里苦笑,平稳空间扰流带来的影响本来就是很麻烦的事情,更何况看这位上司雷厉风行到几乎急不可耐的行事作风,他几乎已经能够预见到未来忙成狗的悲惨生活了。
  
  地面穿梭车速度飞快,房山在车辆控制仪屏幕上设定目的地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在速度一档选择了基地内路面行驶的最高车速。随着穿梭车几个高速大转弯,在武道修行上堪称毫无建树的林青山顿时感到胃里一阵翻涌。
  
  于此同时,房山完全没有要浪费驱车开往目的地这点时间的意思,再次开口向林青山说道:“林少尉,我知道你是毕业于东山大学符文构筑专业的高材生,也有丰富的个人符文技术工作室的工作经验,那么请问在你的职业生涯当中,是否涉猎过空间跃迁相关的技术呢?”
  
  林青山咽了口口水,努力平复胸中翻涌着的想吐的冲动,回答道:“实在抱歉,因为个人兴趣偏向民用领域的问题,我虽然在大学修读期间跟随导师和学长参与过几项舰船跃迁设备的研发工作,但是对于军用技术,尤其是涉及到用于星门的超大型设备,还从未有过相关的经验。”
  
  房山的眉头肉眼可见地皱了皱,但随即意识到阿尔克马尔这样不受重视的偏远边境星门,想要得到完全匹配又经验丰富的高级技术人员几乎是不可能的。
  
  符文技术是“血色动|乱”以前,一统整个人类世界的长治王朝皇族发家的根本,作为号称“宇宙最高深的能量运用法则”,自然对于研习者要求甚高。别的不说,想要在学校里修读符文相关课程,对个人资质的最低门槛,就要求在18岁以前的全国统一资质测试中取得开放性精神力适应性丙级三等及以上。
  
  丙级三等看上去不高,但长治王朝国祚七百余年,联邦至今也已立国超过三百年,在这长达一千年的历史中,达到甲级及以上的记录也不过总人口的百万分之七点五,完全称得上是凤毛菱角。组成符文技术人才这一群体的,实际上以精神力天赋丙级和乙级为主。
  
  虽然初始天赋等级并不能完全说明一个人在符文技术领域真正能走多远,但从这些数据中就能了解到,真正优秀的符文技术人才是何等稀少。更别说在前代王朝和隔星海相望的银河第一帝国当中,学习符文相关知识的资格被牢牢把握在贵族手中,平民想要涉及这个领域,除非成为贵族的附庸,然而即使如此,往往也触碰不到真正核心的关键信息。
  
  想到这里,房山也只好安慰自己对方好歹在纯修为上达到了C级一等,再进一步达到B级的话,想来也不会分配到自己手下。符文技术既然号称是致力于理解能量本源和运用的终极法则,更高的等级自然意味着更深刻的理解,希望这位热爱民用技术的林少尉能够做到一通百通,顺利过渡吧。
  
  房山突然陷入沉思,林青山也乐得不用再继续回答问题,也不在意对方的反应是不是意味着对自己有所不满,他把背往穿梭车座椅靠背上一靠,抚着胃闭目养神起来。
  
  直到车子缓缓减速停稳,房山才从思绪中醒过神来,这时林青山早已腰背挺直坐好,一副随时待命的样子。房山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行为似乎有些失礼,出于希望这位好不容易分配下来的符文技术人员能够积极工作的心态,他对林青山微一点头表示歉意:“抱歉,刚刚突然想到一些别的事情,跟我来吧,带你去认识一下其他的同僚。”
  
  作为三百年以前建成的准军事要塞,阿尔克马尔星门港是一个不规则的球状人造天体,内部类似于行星内核般分层,内层厚度惊人,作为重力发生核心;中间层留空作为生活区域;外层则安放大量攻击的炮台、密闭星舰停泊港等后勤设施和和防御符文阵。
  
  林青山从穿梭车上下来,抬眼发现自己所在的地点,正是靠近其中一部连接中间层和外层要塞军事区,并且将继续深入宇宙连接星门港与人造行星环的宇宙天梯底部。他们的车直接停在了几幢相连接的银灰色低矮建筑下,建筑外围则是大片空地。房山快步上前,带头走进了这幢楼房。
  
  “这里是阿尔克马尔星门港符文技术中心的核心区域,露在生活区地面上的部分不多,主要是建在了地下。”
  
  房山走到一部电梯前,右手按在电梯旁的生物信息识别器上,随着一道蓝色光幕扫过他们全身,识别器屏幕一亮,显示“权限通过,准许通行”。
  
  电梯门随之打开,两人走入其中,房山继续说道:“小型装备的维护调整,比如战舰强袭部队机甲维护、舰船防御符文检修地点都在外层要塞军事区,这个核心区域除了研发新技术以外,基本上只负责一件事情——”
  
  随着电梯停止下降,铁灰色的门向两边打开,一副无比壮观的景象映入林青山的眼帘。
  
  这是一个巨大的球形符文阵,上下高度达到将近三十米,球体内部无数层复杂的符文相互重叠,以不同的速度缓缓转动,调动着难以想象的巨量宇宙浮游能量。一些能量受到符文的强烈吸引和聚集,使得整个符文阵随着转动发出幽暗的深蓝色光芒。
  
  林青山站立的地方,高度位于符文阵的下半部,向上望去几乎难以一窥这个巨大球体的全貌。幽蓝色的光芒照在林青山的脸上,映照着他满脸的震撼无语。
  
  因为一些过去的渊源,林青山一直觉得人类的语言所能描述的范畴是极其狭窄的,有些东西,根本无法以语言来说明其伟大。
  
  “这简直就是梦幻——”
  
  林青山的呼吸都一时间为之停止,只能愣愣的盯着这个缓缓转动的巨大发光球体,心里又似茫然,又似闪过无数念头。人类的无穷智慧,宇宙的广阔无垠,自然的神奇与伟大……以及远在东山大区第三行政星,自家老房子地基下面曾经埋藏着的秘密。
  
  “这就是……”
  
  “这就是实现恒定性的星门空间通道,使得虫洞跃迁成为可能的‘拿破仑空间符文阵’。”
  
  房山把仰望的视线收回,点头示意林青山跟上自己。林青山这才注意到,自己一时被这壮观的符文阵夺去了心神,竟是一直站在电梯间里一步未动。些许羞愧之意涌上心头,他赶忙快步走出电梯,微微鞠躬向房山道谢:“多谢科长体谅。”
  
  “无妨,”房山收回为林青山按着开门键的手,“这是人之常情,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她的时候,反应也不比你好上多少。”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些许追忆的神情:“那时候也是我的长官,时任符文整备科科长的费姆上尉帮我按着电梯的开门键。”说到这里,他露出了与林青山见面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欢迎来到阿尔克马尔星门港。”
  

第一章阿尔克马尔的新兵

  宇宙历A.D.1077年,美狄亚自由联邦边境,阿尔克马尔星门港。
  
  一艘运载着3万名来自联邦第三军区增兵的运兵舰逐渐减速,随着星门港卫戍军专用港口发出的激光停泊指引,缓缓停靠在这座巨大的人工要塞前。阿尔克马尔星门是美狄亚自由联邦面对银河系英仙座悬臂,那广袤无垠的无人宙域的一座边境星门。她既不像对银河第一帝国前线那些战事频繁,兵家必争的星门一般繁忙,也没有在联邦风云变幻的历史上留下过什么浓墨重彩的痕迹。除了宇宙历A.D.709年“血色动乱”中,曾经作为联邦军队撤退至目前所占领的银河系猎户座悬臂星域的一个出口以外,阿尔克马尔星门被启用作为军事用途的记录几乎寥寥可数。
  
  运兵舰所停泊的地点,是在星门港外围缓缓转动着的巨大人造行星环C4军事港口。舰船会在这里接受驻军的身份核验,并在停泊三日完成兵员交接之后启程返回位于联邦东山行政大区的第三军区驻地,运载下一批增兵前往其他要塞。
  
  “呼——终于到了。”
  
  运兵舰底层狭小的宿舍隔间当中,一头亚麻色短发的约翰·阿德勒正在忙忙碌碌地收拾内务。
  
  “林——林青山少尉先生——”
  
  他扯着长长的尾音向不知在卫生间里忙些什么的同僚催促道:“命令上说我们得在四十分钟之内完成个人内务整理,到H35出口集合上大气层穿梭艇,这都过去二十分钟了,你的被子都还没叠呐。”
  
  “这就来了!”
  
  话音未落,一只手臂从卫生间里伸出来,细微的线条在前臂上亮起,然后,仿佛空气中有什么无形的手在动作一般,外间随意堆在狭小的单人床铺上的被褥随之自动浮起在空中,把自己叠成了四四方方的豆腐块,边角还压得严严实实,漂亮地能让任何一位严格的军务长官都挑不出毛病。
  
  阿德勒见状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我真的服了,宇宙最高深的能量运用法则被你拿来叠被子,符文之神见到这一幕都会哭的吧。什么样的奇葩才会往自己身上刻印家务符阵啊……”
  
  “此言差矣啊亲爱的约翰小少爷,我可是在为了符文技术民用化的伟大事业身先士卒勇敢探索呢,把古董瓷碗拿来喝水正是这项事业成功的第一步啊。”
  
  卫生间里传出懒散的回答声,随后一个青年人慢步走了出来。他的个子并不很高,黑发黑眼,面容轮廓十分柔和,是典型的黄色人种长相。
  
  林青山一手撩了一把因为长时间星间航行没机会修剪,而长的有些过长的头发,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指间一闪而过,随后隐没在浓密的黑色发丝当中。
  
  约翰·阿德勒翻着白眼,使劲一拉行李包的抽绳,“是是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林你很快就能因为开设全联邦第一家符文家政公司而扬名整个人类世界了,说不定帝国那边都会有人而为你的壮举慕名而来呢。”
  
  --------------------------
  繁琐的舰船信息认证程序结束之后,运兵舰滚圆的腹部上数百个舱门同时打开,无数艘小型穿梭艇从中飞出,运载着此次增派的兵员向星门港四处飞去。林青山运气不错,被分配到了靠窗一侧的座位上。他一手托在下巴上望向窗外,人造星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围绕着当中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球体缓缓转动,连接星环和星门港本体,长达数十公里的宇宙天梯在自身稀薄的灯光中若隐若现。
  
  那就是阿尔克马尔星门港,如无意外,他将在这里服役至少三到五年,然后根据军阶的晋升和战事的变化再轮换到其他地点。根据联邦军事法规的规定,义务入伍的军人最低服役年限是十年,如果他能顺利熬过这十年,再努努力升到校官,退役之后就能领到每个月超过3000联邦币的退休金,并且能够得到一封联邦军方开具的推荐信,降低标准入读联邦境内的任何一所大学。
  
  放下手臂,林青山忍不住靠在窗边叹了一口气,作为一个没什么爱国主义理想的人,要不是被神火教的疯子盯上,他才不会为了这么点稀薄的待遇跑来参军。近几年联邦与帝国之间战事日紧,一旦爆发全面战争,舰队对垒的战场上,可能一次舰炮齐射就是几万人成建制死亡。更别说自己这散漫的个性,光是志愿入伍后那七个月的新兵训练就让他快憋个半死,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再过十年,林青山就忍不住感觉眼前一阵发黑。
  
  “编号LN072331,运输艇准许通行,目的地后勤整备部,预计通行时间1小时25分钟。”随着干巴巴的电子通知音,林青山所乘坐的穿梭艇飞进宇宙天梯接入点一扇打开的运输舱门里,开始向星门港地面下降。
  
  阿尔克马尔星门港建成于宇宙历A.D.711年,除了作为军事防卫基地以外,在漫长时间里,由于地处偏远,一直没能发展出什么商业用途。林青山死死地盯着腕式光脑弹出的光幕上所显示的生活区地图,仔仔细细地寻找了半天,终于接受了事实——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唯一能算得上娱乐设施的,就是距离他的宿舍车程一小时以上的酒吧区。
  
  “啊啊啊——还不如让神火教那帮疯子把我拉去洗了脑算了,这种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TAT。”林青山脱力地瘫倒在狭窄的单人床上,很想穿越回大半年之前,把正在填写志愿入伍申请表的自己一巴掌拍飞。
  
  但不管他怎么懊恼挣扎,既定的事实也不可能改变,瘫在床上逃避了半小时人生之后,林青山也只好爬起来整理房间,准备第二天一早到卫戍部队后勤整备部报到,开始他至少长达十年的军旅生涯——如果运气好没有中途因为大战爆发死于乱战的话。
  
  ---------------------
  “编号MF170032,林青山少尉,准许通行。”林青山收回按在生物信息识别器上的右手手掌,穿过面前自动打开的铁灰色后勤整备部大门,向里面走去。
  
  “A3007……3007……啊是这里。”
  
  林青山站在整备部大楼三楼尽头一间看上去相当普通的办公室门口,稍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面对门边的监视屏双脚并拢,敬了一个军礼:“符文整备科林青山报到!”
  
  “请进。”监视屏音箱传出一个浑厚的中年男音,办公室大门随之应声向旁边滑开。林青山抬步走入,没心思去观察这间房间的内部,他快步走到室内唯一一张办公桌前,抬手再次敬礼:“格林上校好,符文整备科林青山向您报到!”
  
  “别这么紧张,”办公桌前坐着的是一个身穿联邦航空部队深蓝色制服的中年男人,一头棕发当中夹杂着几根银丝,鼻高目深,看上去是典型的有着古地球时代高加索地区血统的白种人。
  
  “坐吧,林青山少尉,”对方伸手示意他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本来是应该让你直接向你的直属长官报到的,不过我昨晚看了你的履历之后,有些好奇的地方,于是请你来坐坐。”
  
  说着,他站起身来,抽出桌上文件架上的一份文件,坐到了林青山的对面。
  
  “履历上显示,你是一位修为达到C级一等的符文阵师,在防御类符文阵方面有着相当的造诣,刚满二十岁就从著名的东山大学毕业,受到包括丰菱公司在内的多家知名星际航运保全公司招揽,却最终全部拒绝,选择做一名自由符阵师,理由是‘讨厌战火,志向仅在将符文技术民用化’……”对方以一种颇为奇异,但并不让人感觉冒犯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林青山一番,“那么,又是什么让你在三年蒸蒸日上的个人符文事务所工作之后,选择志愿入伍呢?”
  
  “果然来了……”林青山想到,“这时候要是直说‘我是因为眼瞎接了伪装成平民的神火教的工作破解符文阵,挖的太深知道的太多要被强拉入教’会不会直接被赶出门去……”
  
  “报告格林上校,其实我在大学期间一直受到一位学长的照顾,如果没有他的话,以我那时候的刺头性格,很可能无法顺利毕业。是学长在行为和志向上处处指引,耐心劝慰,这才使得我能够取得之后的成绩。”林青山调整了下坐姿,挺直腰背答到。
  
  “但是……7个月以前,‘血色丰收节’事件发生时,学长作为访问学者恰好在第十二舰队中主持符文技术支持工作……”说到这里,林青山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悲痛之色,似乎被唤起了内心中深藏的痛苦记忆。
  
  但随即他又表情一肃,一脸坚决地说道,“学长的去世让我意识到卑劣的帝国人正在时刻觊觎着祖国,而长期生活在安全的联邦腹地已经让我被和平的假象蒙蔽了双眼,作为一名联邦公民,我应该发挥自己所长,为保卫祖国奋勇向前!”


恒星之涧

占梗抱歉。只有这一次打一下银英的tag。


一篇追银河英雄传说追得热血沸腾,满腔星辰大海征服宇宙之类的中二情绪导致的产物。大炮巨舰真是无垠的浪漫啊……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这篇文……就当自己写的开心吧。以下是文案:


【林青山总是倒霉。

小到给老家装修挖出遗迹被政府征用,大到星间航行碰上宇宙海盗劫船。虽然在符文技术领域天赋过人,脑子好使常能以小博大,林青山还是以出了名的坏运气和惫懒个性,以“翻车达人林”的名号在朋友中出名。

虽然习惯了命运步步是坑,林青山却从未预料,自己会被这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到时代交替、波澜壮阔的舞台中央——】